菜單導航

《單讀》十周年:在寬闊的世界,做不狹隘的人

作者:?精裝之家 來源:?精裝之家 發布時間:?2020年01月13日 15:55:36

“做所謂創造性工作,特別想由著自己的性子來,我就是我世界里的國王。但當它要占據一個公共的位置,你就必須去打破自己的喜好?!?br />2019年,以“無腰封、反精裝、內容深刻新奇”擁有一批忠實讀者的《單讀》迎來創刊十周歲。在年底的一次活動上,現任主編吳琦發出了上面那句感慨。
吳琦是前《ACROSS 穿越》《南方人物周刊》記者。對于一個曾習慣于把工作與生活分開的人而言,進入公共生活絕對易事。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:“我一開始也很抗拒把自己投入其中,可如果你想把它做好,或者做出某種意味,你就必須投入。每一份公共文化事業的最高要求都是交出你自己,就像作家寫作——每個人都有獨立的生命個體經驗,必須把自己交出來,寫出來的東西才有力量?!?br />

《單讀》十周年:在寬闊的世界,做不狹隘的人

吳琦
在進入新世紀第二十個年頭之際,《單讀》也來到一個十字路口。左有技術浪潮的沖擊,右有商業資本的裹挾,后有十年沉淀與總結,前有磨人又迷人的未來。
吳琦說:“在今天的中國社會里,不管是在文學還是哪個領域,做公共的事情,我們都會面對一樣的困境。我們必須去考驗自己,因為我們愛慕虛榮,因為我們愿意在聚光燈下,你才要做公共的事情。所以你對公共兩個字,要有熱忱,有敬畏。 ”
這是一個“紙上公共空間”,讓批評成為一種共享資源
在成書之前,“單讀”是從一家書店開始的。

《單讀》十周年:在寬闊的世界,做不狹隘的人

作家、單向空間創始人許知遠在頒獎現場
2005年,北京一群記者在許知遠的組織下創辦了“單向街圖書館”,名字源自德國思想家瓦爾特·本雅明(Walter Benjamin)以對二十世紀早期生活的觀察寫成的獨特著作《單向街》。2006年3月5日,詩人西川在單向街做了第一場沙龍。隨后,陳冠中、閻連科、莫言、嚴歌苓等人紛紛加入,這里舉辦各種講座和小組討論,迅速成為中國知識分子的聚會之地。
四年后的2009年,這個熱鬧的空間孕育出了一本雜志,最初也叫《單向街》?;钴S于書店各種活動的思想界、文學界人士自然而然地成為了雜志最早的作者群,包括嚴歌苓、劉瑜、張承志、李銀河、項飆等等。2014年,《單向街》從第六期開始改名《單讀》。按吳琦的話說,《單讀》其實也是一個在紙上開創公共空間的嘗試。
2019年是《單讀》書系創辦的第十年。在這個特別的時間點,《單讀》出版了《單讀·十周年特輯(全二冊)》。上冊《時間的移民》試圖追問:互聯網與新技術是如何影響社會心理,大眾文化如何慢慢吞噬社會,都市與鄉村的關系又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;下冊《在世界的門外》則聚焦“空間性”,勾畫紐約、柏林、開羅、威尼斯等城市的文化圖景,通過文學和歷史的方式重游布羅茨基、本雅明、阿斯旺尼等人生活與工作過的地方,思考如何在保守主義民粹主義泛濫的今天,重新成為世界的陌生人,也重新發現自我。
此外,許知遠、郭玉潔、肖海生、阿乙、索馬里、吳琦……歷任《單讀》編輯和特約編輯首次在書中聚首,回憶他們的故事。已絕版的前五輯《單向街》中的經典文章,也將在十周年特輯中以“話題”專欄重現。
有趣的是,它不僅“懷舊”,也“更新”,同樣發表了一批國內外新人的新作。這一點在《單讀 20·新新新青年》已可見一斑:編輯部在互聯網上持續了一年多的“新青年”和“公開信”計劃,公開尋找新的文體與作者。
如果說十年來有什么是一以貫之的,或許就在于《單讀》第一輯就出現的“記錄、探索、批評”這六個字。
吳琦告訴澎湃新聞記者:“一代知識分子會帶著批判性眼光去看社會,并不是非要代表某種意識形態或者價值判斷。我們固然要擺脫過去那種高高在上的批評方式,但與此同時,批評作為一種方法依然是很重要的。我們現在特別缺乏批評的精神,大家總看到贊美,或者冷漠 。今天的批評應該是所有人都可以參與的方法,應該成為一種共享資源。沒有討論的話,所有文化行業就失去根基?!?br />“十周年也讓我們去想象《單讀》的未來?!眳晴嘎?,之后《單讀》會增加特刊,在開本、文圖比例上都有所調整?!耙环矫嫖覀儗ξ谋镜倪x擇還是傳統的,內文中少有插圖,希望給讀者相對干凈的閱讀感受;另一方面我們也和最年輕的作者、編者、讀者在一起,時不時有些花樣與改變?!秵巫x》是一個不斷自我變法、學習升級的刊物。運動感與靈活性是它比較重要的特征,起碼我希望那是它比較重要的特征?!?br />
天津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 山东十一选五的开奖 一分11选5规律 基金赎回几天到账 下载河北快3软件 购买股票平台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基本走势 7位数怎么才算中奖 配资炒股绩差股 上证指数年线是多少点上证指数5年走势图 北京快3全天一期计划